"我怀孕了,不是我的孩子"

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代怀孕
分类: 代怀孕 作者:admin 围观

文章作者:admin
文章标题:

丽萨很轻松地通过了所有的测试,伊丽萨白安排了一对来自中国的夫妇和她面试。这对夫妇四十多岁,因为妻子年龄和子宫问题,在促排疗程的近2年时间里,他们的胚胎总是因不能通过PGS基因检测而宣告失败,在近乎绝望的时候总算幸运地形成了一个健康胚胎。

夫妻俩对此非常重视,原本可以用微信进行远距离视频面试,他们选择了特地从中国飞到加州,以午餐的形式和丽萨、伊丽萨白交谈了两三个小时,双方的感觉都非常好,丽萨觉得他们是非常"cute(可爱)的一对夫妇"。在2016年3月的一天,顺利地进行了移植。

整个代孕过程中,移植后的两周是最关键时刻,胚胎是否着床,扎根于孕母的子宫内,就在这十几天里。准父母和丽萨都感到无比紧张。丽萨说比她自己当初怀孕时要紧张得多:"他们这次只有一个胚胎,只有一次机会,非常珍贵,如果失败了,他们再做,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小。"

在丽萨用验孕棒测出怀孕的两道水印时,诊所的人员也兴奋无比,他们怕有意外发生,怕那对夫妻失望,没有马上告诉他们,等到血液检测确诊丽萨确实怀孕后,他们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亲生父母。

移植成功后,丽萨很郑重地告诉自己的三个儿子,妈妈要帮别的父母生一个小孩。结果男孩子们并不是非常在意这件事。"他们觉得玩耍才是最重要的吧。"丽萨笑着说。丽萨的怀孕过程非常顺利,没有妊娠反应,除了普通的孕痛外没有其它的不适。随着肚子变得越来越大,丽萨跟儿子们开玩笑:"伙计们,提醒你们,妈妈肚子里可不是你们的弟弟。"

她跟自己的朋友半开玩笑地解释:"我怀孕了,不过不是我的孩子。"对于肚子里的"别人的孩子",丽萨的感受只是要照顾好他。虽然怀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,在身体上的感受是相同的,但丽萨的心理完全不同:"我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,我肯定不想再要别人的孩子。"伊丽萨白承认,所有的孕母,有一个必需的条件是,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,并且是跟孩子生活在一起,这是在情感上的一道最基本的防火墙。

那对夫妇在丽萨第一次做超声波时再次来到了加州,在这次超声波里,可以看到胎儿的心跳,医生指着屏幕上一个区域,说:"Baby在这里"。他们很安静地呆在那里,看着屏幕上隐约在动的模糊的影像,安静得甚至丽萨都感觉好像他们并不在场。他们走的时候,给丽萨留下了几袋水果。此后,丽萨和他们的沟通仅限于几次重要的孕检,其他都由代孕中心的孕母专员转达。

孩子比预产期提前了几天出生,是个男孩,出生时,那对夫妇正从中国打飞的赶往来美国的路上。丽萨照顾了那个婴儿一晚上,"他小小的,很可爱。"第二天,孩子的亲生父母到来,在二十四小时的长途飞行后,他们脸上的表情疲惫而平静,不断地对丽萨说谢谢。丽萨能听出他们语气中的感激,她还记得,他们带了很多小孩子穿的衣服,其中有一个是像衣服一样的睡袋,他们和孩子的第一次互动,就是把这个像衣服一样的小睡袋,给孩子穿了上去。

随后,丽萨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在了facebook上,想要更多的人了解代孕过程,分享自己帮助其他夫妇拥有孩子的体验。"有一些我的朋友不理解,以为我把自己的孩子生下来送人了,我要反复给他们解释胚胎移植是一个怎样的过程。"

丽萨的第二次代孕很轻松,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她不再全职在家进行代孕,而是选择了在工作状态: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,她在一家办公室做行政工作,这份只有她一个人的办公室让她觉得有点无聊,但这份薪水可以让她负担一部分房租。下午她做美妆,给人纹眉和做头发,这是她喜欢的工作,因为可以和别人打交道。

她的一些朋友对她的经历非常感兴趣,有一位起初完全不理解代孕的朋友,最后虽然自己依然不会做代孕,但成为了卵子捐献者。还有一个叫薇薇安的朋友,接受了她的建议,成为了孕母。


随机文章:

上一篇:关于我们 下一篇:公司简介

返回顶部